中阿改革发展研究中心

阿拉伯国家新冠病毒疫情观察周报 第9期(8.31-9.6)

来源:中阿改革发展研究中心公众号 发布:2020-09-08

  疫情发展综述

  截至当地时间9月7日0点,阿拉伯国家累计确诊1339533例,死亡24750例,治愈1116609例,较一周前(8月31日0点)新增80794例,呈现较明显反弹。

  本周沙特、卡塔尔、埃及、阿曼、阿尔及利亚、苏丹、毛里塔尼亚、吉布提、索马里、也门、科摩罗等国疫情稳定。沙特日新增病例数控制在900例以下,但出于防疫考虑,沙特宣布再次推迟原定于9月恢复的两圣地间高速列车,沙特航空公司表示国际航班将继续保持暂停状态。卡塔尔日新增病例基本保持在200例。埃及日新增病例数在200例左右;埃航宣布自9月1日起,包括埃及公民在内的所有旅客入境埃及任何机场都需要提供72小时内的核酸检测证明;由于病例数持续减少,埃及市场对布口罩的需求已下降80%。阿曼在诊病例数平稳下降,目前政府机构出勤率达到70%,阿曼卫生部表示为减轻医院压力,或在月底开放临时医院,并要求民众严格遵守防疫措施,防范新一波疫情。阿尔及利亚日新增病例数逐日减少,但在诊病例仍在增加。苏丹日均新增病例约为30例,同时受特大洪灾影响,苏安全与防务委员会宣布全国进入为期3个月的紧急状态。吉布提在诊病例目前清零。也门新增病例数稳定,但死亡率达到28.8%。

  科威特、阿联酋、巴林疫情反弹,突尼斯、约旦持续反弹。9月3日,科威特日新增病例数猛增,达到900例,在诊病例数持续上升;科卫生大臣巴西勒敦促公众遵守严格遵守防疫要求,并表示可能会实施新的限制。阿联酋本周日新增病例数基本在600例以上,阿卫生部表示此轮感染中20-40岁人群受影响较大,社交聚会和不遵守防护措施是导致阿联酋病例激增的主要原因;受此次疫情反弹影响,阿国家紧急危机和灾难管理局宣布部分于8月30日才开学的学校重新转为远程授课,管理局发言人表示可能会启动“国家消毒计划”或再次实施宵禁。巴林9月3-6日日新增病例数均超过600例,巴卫生部表示疫情出现反弹是因为近期出现多个无视防控规定而感染的病例造成多起家庭聚集案例;巴教育部决定将公立学校新学年开学日期推迟两周,即由此前确定的9月6日推迟至20日,并对公立学校全体教职员工进行核酸检测;私立学校教职员工返校时间仍按原计划进行。突尼斯日新增病例数出现疫情暴发以来最高纪录,达到265例,在诊病例直线上升,此波疫情中出现多个家庭聚集案例。突尼斯新发疾病观察站呼吁民众保持警惕,表示下一阶段将是突尼斯抗疫最艰难的时期;突中央银行3日宣布,受疫情影响,今年1至8月突旅游收入总计14亿突第纳尔(约合30.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61%。约旦日新增病例数在60-80例之间,较上周有上升,但教育部表示全国2000多万学生和教职工仍于9月1日开学;此外,约旦政府计划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基础上于9月8日起开放机场并陆续恢复国际航班。

  伊拉克、摩洛哥、巴勒斯坦、黎巴嫩、利比亚、叙利亚疫情严峻,部分国家情况持续恶化。伊拉克累计确诊病例数超过26万,日新增病例数超过5000例,两次破记录;死亡病例数超过7000例,远高于其他阿拉伯国家。尽管伊拉克疫情严峻,阿舒拉节期间还是有成千上万的什叶派穆斯林参加游行。伊卫生部对未来疫情发展与医疗机构的承受能力表示担忧。9月6日摩洛哥日新增病例数2234例,打破疫情以来纪录,在诊病例数出现大幅反弹。摩卫生部4日发布公报表示,为提高防疫效率,疑似病例接受核酸检测后立即进行医学隔离,轻症感染者在家隔离。摩自主研发的核酸检测试剂已正式投产和对外销售。本周中摩两国领导人互通电话,就抗疫合作等问题进行交流,中国研制的新冠肺炎灭活疫苗在摩临床三期试验已正式启动。巴勒斯坦疫情持续恶化,平均日新增病例数接近700例,累计确诊已超过3.3万,政府对出现确诊病例的学校、难民营等场所进行封闭管理,与此同时,加沙地带卫生部表示将于9月6日起放宽部分宵禁措施,允许民众在7点至20点外出活动。黎巴嫩疫情持续恶化,本周日新增病例数多次超过500例,在诊病例不断增加。利比亚疫情持续恶化,日新增病例数创疫情以来单日最高,四次突破600例。叙利亚疫情仍严峻,但日新增病例数较八月有所下降。

 

  表一:阿拉伯国家疫情数据

  (按照阿拉伯国家累计确诊人数降序排列)

 

  表二:阿拉伯国家疫情趋势图

  聚焦:后疫情时代阿拉伯国家电子商务产业的发展与中阿合作

  新冠疫情之下,世界各国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均受到冲击,阿拉伯国家也不例外。自阿联酋一月底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后,阿拉伯国家陆续出现确诊病例,各国政府纷纷宣布进入卫生紧急状态,举国封锁、停工停课,要求民众居家隔离办公。半年来,阿拉伯国家整体疫情已平稳,但各国国内疫情仍此起彼伏,一些国家状况好转,另一些却反复恶化,地区经济持续遭受重创。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的区域经济展望报告,2020年间中东北非地区经济将平均萎缩5.7%,其中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萎缩幅度或达到13%,沙特、阿联酋等海合会国家同时受油价下跌冲击,预计将萎缩7.1%。但是,疫情也推动了各国经济转型与一些产业的发展,医疗器械、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产业在疫情中焕发出新的生机。尤其是电子商务产业及与其密切相关的物流运输,由于受到疫情期间线下市场封锁、禁止聚集、保持社交距离等防疫措施的影响,民众开始将线下活动转移到线上,进行线上购物,各电商平台的流量与销量均大幅增长。据估计,2020年中东北非地区的电子商务市场份额将达到269亿美元。

  疫情下的伊拉克,志愿者为封锁中的民众运送食物、消毒街道

  (图片来源:联合国)

  疫情中阿拉伯国家电商产业发展加速

  疫情暴发初期,受交通管制等措施的影响,电商产业发展受到一定冲击,但在中后期,该产业在多个层面实现了跳跃式发展。

  销售额实现指数增长。整体来看,疫情期间阿拉伯国家各线上平台流量增加,销售额大幅上升,线上销售额在零售行业中占比增加,与其密切相关的物流运输产业也得以发展。据阿拉伯市场电商推广组织Arab Clicks数据,3月初以来,中东北非地区电商销售额增长超过300%。预计2020年年底,仅海湾阿拉伯国家的电商销售额将达到200亿美元。金融服务公司Visa将此前对中东地区2022年电子商务市场份额的预测值从269亿美元提高到了486亿美元。食物与物流电商Snakat平台购物与运输的比例增长了20-30%。家乐福沙特平台的网上杂货订单增长了800%。线上购物需求增加,送货服务也相应增加,沙特运输平台Braq的业务增长了20%,并与多家电商公司签订了新合同。

  家乐福沙特线上平台

  (图片来源:家乐福沙特平台官网)

  线上购物用户大幅增加。疫情迫使阿拉伯国家大量民众居家办公,开始接受线上办公、购物、娱乐等活动,线上购物人数大幅增加。根据We Are Social & Hootsuite组织发布的数据,2020年7月,在16-64岁的居民中,沙特有72%的人进行过网上购物,阿联酋有66%,埃及有54%。可以通过数据大致判断,目前仍有大量消费者在延续疫情严重时期的消费习惯。

  电商平台突破自我推出新业务。疫情期间,阿拉伯电商平台推陈出新,推出新功能,满足隔离封锁状态下的民众需求。阿拉伯国家最大的本土综合电商平台Noon在疫情期间上线了Noon Daily功能,为客户配送前一日预定的新鲜水果、蔬菜、面包、乳制品、肉类、冷藏食品、家庭必需品、婴儿食品等。之后,Noon又推出了Nownow平台,帮助顾客从其合作商户处订购杂货、药品、肉类等物资。此外,部分国家在疫情期间推出了虚拟购物中心,方便民众线上购物。4月,巴林推出国内首家虚拟购物中心mall.bh。迪拜房地产开发商埃玛尔在Noon平台上建立了一个虚拟的迪拜购物中心,顾客可以在该中心的许多知名商店中线上购物。与此同时,阿拉伯国家两大综合电商平台均不甘示弱,积极开拓新市场。亚马逊于6月宣布将其此前收购的中东最大的综合电商souq沙特站包装成Amazon.sa,并尝试在埃及复制这一做法。而Noon也在继阿联酋、沙特等海湾国家市场后,开始向埃及等其他阿拉伯国家进军。

  Noon手机APP下载页面

  (图片来源:Google Play)

  电商平台物资丰富为防疫提供便利。疫情期间,防疫、清洁、增强免疫类物品异常紧俏;疫情中后期,家庭娱乐类的商品需求也增长明显。在亚马逊中东站souq上,疫情暴发的最初几周,民众对食品杂货、个人护理用品和医疗用品的需求急剧增加,多用途家庭清洁产品的销量增长了490%,洗手液增长了1000%,包装食品增长了3800%,电子产品增长了220%以上,健身器材的销量增长了600%。电商平台以其丰富的商品种类满足了民众在防疫期间的多种需求。

  亚马逊沙特站点首页及其丰富的商品种类

  (图片来源:亚马逊沙特站点)

  阿拉伯国家本身具有多重优势

  从电子商务产业发展的因素来看,阿拉伯国家本身具有发展电商的多重优势。

  年轻化的人口结构。阿拉伯国家人口以青年人为主,平均年龄只有22岁,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28岁,尤其是在埃及、伊拉克、黎巴嫩、摩洛哥、阿曼、突尼斯、约旦、阿尔及利亚、沙特等国家,约20%的人口年龄在15至24岁之间。年轻人意味着对电子商务、智能手机、电子支付等新事物的高度接纳,因此,其本身拥有基数大且可增长的线上购物用户群。

  有一定网络基础。阿拉伯国家互联网水平整体不均衡,但在其4.9亿的人口基数之上,网民数量已不可小觑,而且部分国家的互联网覆盖率已在世界前列。由下表可见,部分阿拉伯国家通讯设备拥有率是比较高的,阿联酋等海湾国家网络覆盖率尤其高,网络水平较发达。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相关报告,阿联酋网络覆盖率在全球居第五位。根据2020年7月的数据,阿联酋、卡塔尔、沙特是全球手机网速最快的十国之三,这三个国家和摩洛哥网速都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阿拉伯国家通讯设备拥有情况及网民比例

  (We Are Social & Hootsuite组织)

  购买能力强。阿拉伯国家大多分布在沙漠地区,资源较为匮乏,大部分商品依靠进口。同时,部分国家石油资源丰富,民众拥有大量财富。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数据,2019年阿联酋、科威特、巴林、沙特、阿曼等国的国内人均GDP都位于世界前50名,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这两个特点决定了阿拉伯国家对国际进口商品的需求量大,具有较强的购买能力。根据相关组织发布的B2C电商客户的平均消费水平报告,2020年7月,阿联酋电商客户平均消费1310美元,摩洛哥990美元,沙特602美元,埃及304美元,处于世界前列。阿拉伯地区特有的风土人情也决定了其购买能力比其他地区更强。大家庭共同居住的习惯使其单次购买的产品更多,同样的品类在东南亚客单价只能买到30美元的,在中东的客单价可以超过100美元。受天气炎热等因素影响,阿拉伯国家消费者更适合在网上购物,尤其是女性用户会在互联网上花费更多的时间和金钱采购家居用品。

  2018年12月,阿拉伯国家联盟召开首届阿拉伯数字经济会议,提出“数字经济共同愿景”

  (图片来源:阿拉伯国家联盟)

  政府对数字经济予以大力支持。阿拉伯各国政府在电商产业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立法、宣传、税收等方面对支持电商产业发展方面有着切实贡献;同时,政府的积极倡议在民众间传播了互联网意识,提高了其对互联网的接受程度。根据阿盟相关报告,截至2019年8月,22个阿拉伯国家中已有14个制定数字化战略或计划,部分国家成立了专门为数字化服务的国家级单位,设立专门职务,阿联酋、沙特、巴林、摩洛哥、埃及等国都非常重视数字化发展。沙特的“2030年愿景”、阿联酋的“2021年迪拜计划”、科威特的“2035年新科威特愿景”、埃及的“2030愿景”等国家发展战略纷纷提出要加强国家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电子商务作为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各国大力扶持的对象,这对阿拉伯国家电子商务发展起到巨大推动作用。中东最大的本土电商Noon就拥有沙特皇室血统,是沙特王储投资基金(PIE)投资10亿美元创建的,目前已成为阿拉伯世界全品类电商中的后起之秀。最近迪拜政府也计划开放一个被命名为“迪拜商业”的新电子商务自贸区,为发展在线零售等业务提供便利。

  中东本土电商Noon阿联酋站点首页

  (图片来源:Noon官网)

  部分国家市场空白。据中东地区官方媒体估计,目前中东地区的电商销售额只占零售总收入的2%,而在电商产业更发达的国家和地区,这一比例为15%,这意味着阿拉伯国家电商发展仍有很大空间。目前,海湾阿拉伯国家和埃及的电子商务产业已有一定基础,但约旦、黎巴嫩、突尼斯等沙姆地区、北非地区国家发展还较弱,甚至几乎为空白,未来值得进一步探索。

  后疫情时代阿拉伯国家电商产业迎来发展新机遇

  疫情期间阿拉伯国家电商产业的新变化为其后疫情时代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

  民众互联网意识增强。互联网意识是推动电商积极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民众对互联网等新技术的接受程度决定着电商产业的发展空间。疫情期间阿拉伯民众对互联网的认知变得更全面,对线上购物的接受程度增加,这为之后数字化、数字经济、电商产业的发展提供了重要基础。

  疫情期间阿拉伯电商平台的宣传海报

  (图片来源:网络)

  线上购物成为新的消费习惯。疫情迫使民众的消费习惯发生了变化,大量民众表示后疫情时代愿意继续使用电商服务。安永(Ernst&Young)的研究显示,根据5月第一周的数据,海合会(GCC)国家的转变最为明显,阿联酋和沙特92%的消费者改变了购物习惯,其中52%的人认为这种改变“意义重大”。另有58%的消费者表示去商场不舒服,33%的人表示去杂货店不舒服。这为后疫情时代的电商产业发展带来了更多年龄段、更多层次的客户群体。疫情过后,会有包括教育、政府服务、专业服务、电信、保险和房地产在内的更多行业进军电商平台,会有更多民众受到吸引开始网上购物。

  疫情后仍有大量不同年龄段的消费者愿意继续网上购物

  (图片来源:We Are Social & Hootsuite组织)

  由货到付款转向线上支付。疫情前,阿拉伯国家线上购物用户的一大重要特征就是喜欢货到付款,但疫情迫使一些人开始采用无接触支付的方式。Statista网站的一份报告表示,疫情使得无接触支付业务翻了一番,预计到2024年全球无接触支付业务额将持续增长到8.26万亿美元。而根据Mastercard的最新数据,中东地区无接触支付业务使用量较疫情前增加了70%。巴林最主要的电子钱包之一“福利支付”仅3月的交易就激增了1257个百分点。2020年7月的数据显示,线上购物人群中,阿联酋信用卡支付比例39%,沙特34%,埃及27%,摩洛哥27%;阿联酋电子钱包支付比例17%,摩洛哥15%,沙特8%,埃及8%,较疫情前有所提升。线上支付比例的增加意味着民众对线上支付方式的信任增加,能够使更多资金进入流动状态,电商平台的回报率等均有所提升。与此同时,各国政府也在积极推进无接触支付业务发展,沙特商务部表示,自8月25日起沙特零售业必须100%提供电子支付方式,没有提供的机构将受到严厉惩罚。

  电商产业环境改善。疫情对阿拉伯国家的电商企业也是一场危机测试,供应链、物流、现金流等都在疫情中被反复考验。亚马逊中东站、Noon等有实力的企业在疫情中抓住机会,越做越大,而一些企业则被大浪淘沙,优胜劣汰。在去年获得3000万融资的中东电商平台AWOK于8月宣布停止运营。从长远来看,疫情使地区电商重新洗牌,对电商行业的健康发展有着积极推动作用。这将促使电商企业更加注重运营体系,提高技术水平和服务水平。

  产业链不断完善。疫情下,多个阿拉伯国家开始重视自身工业体系建设,加快制造业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阿拉伯国家电商产业的产业链发展,满足部分供应链需求。

  巨大发展机遇背后暗藏多重挑战

  巨大的发展机遇往往伴随着多重挑战。阿拉伯国家电商产业在疫情中实现了跳跃式发展,且在后疫情时代未来可期,但仍面临多重风险与挑战。

  数字化转型不足。部分国家互联网基础较弱,电商产业相关技术人才匮乏。虽然阿拉伯各国政府均在积极推进数字化转型,鼓励高新科技发展,大力支持相关基础设施建设,且近年来已经取得重要进展。但由于进入第三、第四次革命的时间较晚,且部分国家经济水平较低,无力发展数字化基础设施,巴勒斯坦、苏丹、索马里、阿尔及利亚、伊拉克等国都在全球手机网速最慢的十个国家名单之中,所以相对世界水平,部分阿拉伯国家数字化水平仍然很低,互联网普及率处于中等偏下水平,电商产业的高端技术人才也并不多,该地区电商产业发展仍道阻且长。

  2020年G20集团数字经济部长会议

  (图片来源:沙特通讯社)

  法律监管不足。只有少数国家制定了电商相关法律,监管政策存在不确定性,未形成机制化管理。目前,阿拉伯国家中只有沙特、埃及等少数国家在法律层面对电商发展及相关税收政策做出规定;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需要更多法律与制度的保障,合理的信息安全法律、清关政策、税收政策等对保障消费者权益、规范电商行业发展、形成行业良性循环、增加国家税收等都有着重要意义。

  沙特SAMANA快递包裹及其标签

  (图片来源:沙特SAMANA快递官网)

  配套产业面临挑战。阿拉伯国家电子商务产业急速发展的背后,还需要配套产业链跟上脚步,物流产业需加大人力与资源投入,电子支付产业需加大宣传推广力度。在中东地区网购的商品中,有近90%是从国外发货的,疫情期间,供货体系、物流服务、支付体系等面临重重考验,维持送货服务和确保顾客需求是疫情期间的重要挑战。后疫情时代,交通渐渐解封,为从世界各国进口货物提供了一定便利。但未来阿拉伯国家物流产业仍可能面临两大问题。一方面,一旦出现疫情等特殊情况,物流成本上升、配送时间延长,需要考虑建立相应应急机制。另一方面,沙特等国家的地址系统较落后,配送地址不明确,上门投递常常需要更高联络成本,货物交付率较低,对电商行业发展造成不利。对此,一些公司正在与阿拉伯国家政府合作开展地理测绘,引入新的地理标记地址系统,Noon等电商平台也在想办法利用中国自动驾驶汽车等技术设备完成最后一公里的货物交付问题。但目前物流行业需要提供更专业化、系统化的服务。

  中国新石器公司的(Neolix)自动驾驶汽车,依次为零售型、安防型和快递型

  (图片来源:新石器公司官网)

  与此同时,阿拉伯国家的电子支付系统不够完善。从此前提到的2020年7月阿拉伯国家信用卡支付、电子钱包支付水平来看,其电子支付水平较疫情前已经有所提升,但相对世界水平仍然较低,阿拉伯国家需要建立更加安全可靠、得到民众认可的支付平台,加强电子支付平台的建设与监管,继续提高线上支付水平。

  地区安全影响营商环境。安全问题是影响阿拉伯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电商产业作为需要技术设备支持、在一定商业基础上才能发展的现代化产业,只有在较为稳定的环境中才能扎根发展。一些国际电商平台也会考虑这一因素再决定是否进驻阿拉伯国家。这也是目前阿拉伯国家电商产业发展极度不平衡的重要原因之一。后疫情时代,一些电商产业不发达的国家如想发展该产业,营造安全的营商环境非常必要。

  劳动力成本或增加。疫情之下,阿拉伯国家中电商水平最发达的海合会国家大量裁减作为其主要劳动力的外籍劳工,强制遣返外籍劳工。在此背景下,海合会国家的劳动力大幅减少,与电商行业密切相关且劳动力需求较大的仓储配货、物流运输等行业劳动力成本或有增加。

  中国与阿拉伯国家电商产业合作前景广阔

  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在电商领域的合作已经取得一定成果。在2017年12月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国、沙特、阿联酋等国家相关部门共同发起《"一带一路"数字经济国际合作倡议》,标志着"一带一路"数字经济合作开启新篇章。截至2019年9月,中国已与沙特等国签署了关于加强‘数字丝路’建设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与阿联酋、科威特签署了双边电子商务合作谅解备忘录。

  目前,也有大量中国电商平台出海阿拉伯国家,并在取得一定成就的情况下为阿拉伯国家抗疫做出贡献。以中国公司执御建立的海湾国家排名第一的海外移动端购物平台Jollychic为例,该平台服务对象覆盖了中东将近80%的网民,遍及沙特、阿联酋、科威特、巴林、卡塔尔、阿曼、约旦、黎巴嫩等阿拉伯国家,为阿拉伯国家提供诸多便利。疫情期间,执御Jolly Chic 面向沙特等国市场,快速开启日用品类目,为当地民众送货上门,也为阿拉伯国家抗疫做出一份贡献。

  Jollychic购物网站首页

  (图片来源:Jollychic官网)

  后疫情时代,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在电商产业的合作可以从电商产业链层面入手,继续加强产品进出口,保证电商产业供应链;加强在清关、关税、产品标准等方面的交流,为双方跨境电商发展提供便利;加强数据中心、5G基站等基础设施建设,为电商平台平稳运行提供良好环境;搭建应用范围更加广阔、产品种类更丰富的B2B、B2C电商平台,提供更多消费选择,扩大产业规模;中国企业可以考虑对不同阿拉伯国家建设不同层次的电商平台,根据当地产品需求品类进行供应;加强技术交流与培训,增加技术领域、电商领域的专业人才培养,为阿拉伯国家电商产业提供更多专业人才,推动其专业化发展;加强符合双方标准的电子支付平台建设,鼓励使用人民币结算,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强国际物流发展同时可以把握阿拉伯国家国内物流市场,进行合理投资。

  总体来看,疫情期间阿拉伯国家电商产业实现了重要发展,后疫情时代其电商产业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在跨境电商合作方面已取得一定成果,双方在该领域的合作是中阿共建“数字丝路”的重要环节与务实成果,合作前景广阔。中国企业在进军阿拉伯电商市场的同时,需要充分评估是否能制定足够优秀的发展方案,承受其背后的风险。

附件:

中阿合作论坛 版权所有京ICP备06038296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4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