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阿改革发展研究中心

阿拉伯国家新冠病毒疫情观察周报 第10期(9.7-9.14)

来源:中阿改革发展研究中心公众号 发布:2020-09-14

  ·疫情发展综述

  

  截至当地时间9月14日0点,阿拉伯国家累计确诊1430088例,死亡26160例,治愈1200031例,较一周前(9月7日0点)新增90555例,呈现较明显反弹。世卫组织9月10日宣布,新冠病毒正在阿拉伯国家加速传播。

  过去一周内,沙特、卡塔尔、埃及、阿尔及利亚、苏丹、阿曼、毛里塔尼亚、也门、索马里、吉布提、科摩罗等国疫情稳定。沙特新增病例数连续5日下降,维持在700例上下。埃及治愈病例数不断上升,在诊病例数不断下降,疫情趋势平稳向好;埃及卫生与人口部部长哈莱9月11日宣布,自9月12日起对志愿者进行两种抗新冠病毒疫苗的测试。哈莱表示,埃及目前仍处于疫情第一阶段,有能力调动政府各部门力量控制新冠大流行。苏丹在诊病例数曲线趋于平稳;面对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和货币贬值,苏丹政府9月10日宣布进入经济全国紧急状态,全国武装部队、警察、安全和海关等机构将联合大力打击外汇违法交易。阿曼日新增病例数小幅上涨,但整体可控;阿曼疫情防控最高委员会9月7日宣布,将从10月1日起开放该国机场,恢复国际航空运输,根据目的地国家和地区的疫情状况来安排具体航班。

  科威特、巴林、巴勒斯坦、约旦疫情持续反弹。科威特日新增病例数虽较上周有所微降,但仍维持在700例上下;9月10日,科威特“星期五市场”在因疫情关闭数月后重新开始营业。巴林日新增病例数继续上涨,在诊病例数不断攀升;9月10日,巴卫生防疫专家阿迈勒称,巴国家应对疫情工作组正在进行新冠灭活疫苗国际临床三期试验,目前已有超过3000名志愿者接受疫苗接种,迄未出现任何不良反应和副作用。约旦9月13日新增病例数达252例,为疫情暴发以来最高值。

  阿联酋、伊拉克、摩洛哥、突尼斯、利比亚、黎巴嫩、叙利亚疫情严峻。阿联酋累计确诊人数呈陡坡式上涨,9月12日新增病例数首次突破千例,超过此前5月22日公布的994例;阿卫生和社会预防部表示,近期日新增病例数持续攀升,主要原因包括部分民众未能遵守安全准则,外出时未佩戴口罩,参加聚众活动,以及部分商业场所和机构执行预防措施不力。因此,阿联酋当局表示,近期开始加强监督和检查,将对违反相关防疫规定的个人或机构追究法律责任。伊拉克累计确诊病例数超过29万,日平均新增病例数仍保持4000例以上的高位;尽管如此,为缓解经济和民生压力,伊拉克政府9月7日决定,在遵守防疫规定的前提下,重开口岸贸易活动,允许餐馆和部分星级酒店重新营业,解除对体育活动和赛事的限制,政府机构人员复工比例提升至50%。摩洛哥9月11日新增病例数再创新高,达2430例;摩洛哥首相萨杜丁·欧斯曼尼9月9日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延长至10月10日,以更好抗击疫情。突尼斯近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屡破疫情暴发以来的纪录,继9月9日报告新增确诊293例后,9月10日新增病例数再创新高,达465例;突尼斯教育部9月8日宣布学校9月15日以后正常开学,但规定学生分批到校,每班上课人数不得超过18人。利比亚日新增病例数继续攀升,但同时治愈病例数大幅度上涨,治愈率达到53.48%,有明显提升。黎巴嫩疫情持续恶化,9月12日新增病例数达686例,创历史新高。叙利亚疫情仍严峻,9月8日新增病例数达疫情暴发以来最高值118例。

  表一:阿拉伯国家疫情数据

  

 

  (按照阿拉伯国家累计确诊人数降序排列)

  表二:阿拉伯国家疫情趋势图

  

 

  ·聚焦:新冠疫情下,阿尔及利亚振兴国家制药业

  

  阿尔及利亚是北非最大的制药市场,也是非洲的医药生产中心之一。阿尔及利亚政府十分重视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在国家整体发展规划中制定制药业优先发展政策,每年均投入相应资金支持医疗卫生基础设施建设、医疗设备购买和医务人员培训。然而,受多重因素影响,阿医药卫生事业发展总体水平不高,医疗卫生资源主要集中在大中城市,卫生系统效率较低、协调性差,卫生支出不足,本地生产的药品仅能满足国民50%的药品需求。新冠疫情暴发后,阿尔及利亚药品进口受到影响,这大大加剧了其药品短缺危机。本国药品库存即将消耗殆尽,8月份共有200种药物处于短缺状态。这促使阿尔及利亚政府推出系列新政策、新举措,推动制药本土化,振兴国家制药业。

  阿尔及利亚重视制药业发展

  

  药品生产是阿尔及利亚最具活力的制造业之一,也是国家5大重点产业之一。阿尔及利亚“2014-2019五年计划”将医疗保健列为国家高度优先发展领域。2015年至2019年,当地政府拨款48.5亿欧元用于该部门的发展;未来10年内,阿尔及利亚计划建造172所公立医院、377家私人诊所和45个专门卫生单位;到2025年,将有200亿美元被用于整个医疗保健部门的发展。阿医药卫生有关管理机构较健全,与医药卫生相关的部门包括公共卫生、社会保障、工业和贸易的各部委及其他有关机构,具体负责卫生政策制定、项目实施、经费使用、产业规划、监管注册等。

  目前,阿尔及利亚约有30个主要药品制造商。其中,以制造抗炎、糖尿病和心血管药物、止痛药为主的国营药业公司Saidal集团是其最大的制药集团。根据Saidal集团官方网站信息,该集团在全国六个省(阿尔及尔、君士坦丁、安纳巴、巴特纳、麦迪亚、谢里夫)均有药品生产工厂,总生产能力为每年1.4亿个销售单位。此外还有以制造疫苗、仿制药和心血管药品为主的法国制造商赛诺菲,英国制造商葛兰素史克;以制造仿制药、抗感染药和心血管药物为主的约旦制造商Hikma制药;以制造糖尿病药物为主的丹麦制造商Novonordisk;以制造糖尿病和心血管药物、抗传染病和其他药物为主的阿尔及利亚制造商El Kendi。

  

 

  Saidal集团药品生产、流通中心分布图

  (图片来源:Saidal集团官网)

  近年来,阿尔及利亚医药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根据阿全国药品交易商联盟发布的信息,截至2020年1月,阿药品市场规模为34亿美元,本地生产药物总额占其中的52%。与其食品行业相比,阿医药市场规模并不算庞大,但该行业属于高新科技领域,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和监管。2008年,阿医药市场能够满足国内25%的药品需求,在其药品需求以年均12%的速度增长的背景下,2018年该数据攀升至50%,可见,阿医药业取得显著发展。另外,阿尔及利亚是非洲药品管理协调计划的一部分,有一份疾病治疗指南和基本药物清单,其本地生产药品中有75%是仿制药,15%是自制药,未满足需求的疾病领域包括非传染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其他传染病等。阿尔及利亚与邻国已签署药品审批、注册和经销备忘录协议,本地生产药品已向北非和西非的许多国家和地区大量出口。

  阿尔及利亚政府出台各类措施,鼓励制药公司在当地建立制药厂。为鼓励当地制药业发展,阿政府禁止进口任何可在当地制造的药品,实行“每种产品有3家制造商在当地经营时,就禁止进口该产品”的国家生产战略;并出台免税、降低土地价格和其他措施,以鼓励本土生产。税收方面,阿尔及利亚税法表明,外国投资者在4年内进行再投资,可获得投资税收优惠。土地分配方面,根据该国投资法,制药企业有可能获得免费土地,以建设制药工业园。制药行业中,阿尔及利亚不允许外国人持100%的所有权,合资企业股比有49%和51%的合资规则。另外,阿政府对360多种药品和医疗器械实施进口禁令,以刺激国内药品生产,并对国外生产的药品征收进口税。

  

  摆放药物的阿尔及利亚药剂师

  (图片来源:《新阿拉伯人》报)

  新冠疫情加剧阿尔及利亚药品短缺危机

  

  尽管政府高度重视本土制药业发展,对制药业投入大量资金,但阿本地生产的药品仍然不能满足国民需求。2019年上半年,阿药品进口总额约为5.21亿美元。尽管该数据远低于2016年的20.2亿美元,但阿国内情况已与此前大不相同。这主要是由于阿尔及利亚90%的财政收入来源于石油出口,但随着石油价格的持续下跌,阿尔及利亚财政收入急剧下降,促使政府征收新的税费、关税并采取系列紧缩措施,在这样的背景下,阿药品进口费用对政府而言仍然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新冠疫情暴发后,海陆空运输停滞,卫生、人口和医疗改革部进口部门的药品注册手续被延迟,外国制药工厂停工或减少生产能力,阿尔及利亚药品进口因此受到影响,民众的药品需求无法得到满足。药品短缺问题逐渐凸显。3月份,国营制药集团Saidal集团即宣布已采取紧急措施增加抗疫药物产量。该公司通过调整工业园区结构,提高产能,表示能够满足民众对扑热息痛六个月需求、对维C九个月需求,并加大生产酒精消毒液和消毒凝胶,满足民众防疫需求。此外,还与数家海外供应商协商,进口氯喹生产原料。

  尽管如此,根据英国天空新闻台的报道,6月份,阿尔及利亚药品市场缺少200种药品,尤其是慢性疾病类药物。据阿尔及利亚《东方报》7月14日发布的报告,新冠疫情暴发后,药房大量药品售罄,7月预计有100种药品将陆续售罄, 营养品和维生素价格大幅度上涨。另外,阿尔及利亚私人药剂师联合会负责人马斯欧德曾在8月表示,新冠疫情推迟了商务部、卫生部2月的药品进口许可证发放计划,但国民对药品的需求不断上涨,阿尔及利亚药物库存因此见底,市场上200种药品存在紧缺状态,包括本地生产的抗炎注射剂、抗生素注射剂、心脏药物和其他进口产品等。

  

  截至8月,阿尔及利亚200种药品处于紧缺状态

  (图片来源:阿尔及利亚《国家报》)

  问题出在哪儿?

  阿尔及利亚政府高度重视制药业,且该产业发展蓬勃,却仍然面临药品短缺危机。问题出在哪儿?除政治局势不稳定、政府实施进口限制外,药品短缺危机的原因还主要包括:

  药品研发投资较低。根据阿尔及利亚媒体报道,阿市场上的制药公司集中生产糖浆或抗生素等药品,但对其他非传染性疾病(例如心脏病和糖尿病)药品的研发投入却较少,因此市场对此类药品的进口量很大。另外,牛津商业集团发布的报告显示,阿尔及利亚的抗癌药物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癌症领域相关项目尚未涉及到抗癌药物的制造。在癌症等难症、糖尿病等非传染性疾病的患者数量不断上涨的前提下,加大对相关治疗药物的研发投资刻不容缓。根据阿尔及利亚国家癌症记录中心的统计数据,阿每年约新增4.5万例癌症患者,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增加至6.1万,每位癌症病患的治疗成本约为500万第纳尔(约3.9万美元),其中癌症药物成本约占其中的60%。

  为提高药品价格,垄断者减少投放市场药品数量。阿尔及利亚药剂师协会副主席卡里姆·马尔加尼曾在接受《新阿拉伯人》报的采访中表示,部分进口商、分销商非法或不道德的垄断行为加剧了阿尔及利亚药品短缺问题,这些进口商、分销商为提高药品价格,垄断了部分进口药品,不将其投放至市场,甚至用大量的非稀缺药物向药剂师换取少量的稀缺药物。阿尔及利亚药房经销商联盟主席阿卜杜勒·瓦黑德认为,2019年下半年,阿政府推迟了药品进口计划,这导致许多药品生产和进口商销售其“安全库存”,进一步加剧了短缺危机。卫生部药品市场监督委员会一名委员认为,除进口商和生产商将商业利益摆在第一位外,国际市场原材料的短缺、实验室存在技术缺陷、卫生部迟于签署进口计划也是阿药品短缺危机的原因。

  

 

  注射抗生素药剂的阿尔及利亚医生

  (图片来源:阿尔及利亚通讯社)

  卫生部门间协调不力。阿尔及利亚《国家报》援引医学伦理理事会报告称,卫生部门之间缺乏协调使药品短缺危机更加复杂化。许多医生向患者开出了治疗药物,却不知道市场上并无可用的药物。自2015年以来,阿尔及利亚长期存在药品短缺危机,其短缺药品名单每年都在变化,医生对于药物的具体存量无从知晓。

  疫情之下,阿尔及利亚振兴本土制药业

  

  新冠疫情使得阿尔及利亚药品短缺问题更加凸显,这让阿尔及利亚政府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阿尔及利亚总统特本多次主持召开内阁会议,探讨制药领域相关草案,表示将在制药领域出台更多新政策,振兴本土制药业。阿卫生部药业部长级代表罗特菲曾于5月4日宣布将出台四项法令,制定制药业新政策,促进制药本土化,切实满足国民的药品需求。

  未来,阿尔及利亚制药业将致力于生产具有“高附加值”的药物,例如糖尿病、肿瘤和其他慢性疾病的治疗药物等。阿尔及利亚有近100个药物生产单位,未来,除提高药品产量外,制药单位将更加关注药品种类、其经济附加值和对公共卫生的保护。卫生部药业部门也已向政府提供一份制药生产单位指南,该指南涵盖了所有制药单位名称及其地理位置,还包括其生产线信息、生产药物种类、治疗领域和使用技术等,以便相关部门在此基础上进行调整、给予指导。2020年底和2021年底,阿尔及利亚将分别启动两个胰岛素生产项目的建设。2022年,阿尔及利亚将能够满足国民对胰岛素的需求。

  阿尔及利亚将加大对药品原材料的生产。阿尔及利亚药品短缺的一个原因是其药品生产原材料不足。目前,Saidal集团正在寻找外国合作伙伴,生产药品原材料。其总经理法图姆表示,Saidal集团有40年的制药历史,拥有大量的药学领域人才,具有丰富的制药业发展经验,并长期与大学保持沟通交流,从中受益,以生产高质量的药品。除有国家支持外,该集团拥有人才优势、高科技和完备的基础设施,具有不断发展进步的广阔前景。但新冠疫情暴发后,国家关闭边境、商业活动暂停,导致阿尔及利亚无法进口生产药品的原材料。因此,Saidal集团计划在本地生产药品原材料,但阿尔及利亚制药技术较为落后,缺乏现代先进技术,该集团正在考虑寻找国际生产商对该领域进行投资。

  阿尔及利亚政府将重启冻结项目,鼓励制药业数字化。相关部门将重启此前冻结的制药项目,并重新审核药品生产的所有注册申请,对本地生产药物和仿制药原材料及类似生物材料予以优先权。另外,政府鼓励通过数字化手段,更好地规范制药市场。相关负责人表示,正在进行制药领域数字化系统的研发工作,预计半年后投入使用,届时药品的生产、进口和流通数据将实现数字化,管理人员能随时获取。公共部门将与国家药品管理局合作,以现代化手段,有效管理药品库存,避免药品短缺现象的发生。

  

 

  药品生产线工作的阿尔及利亚女工

  (图片来源:阿尔及利亚通讯社)

  相关部门将加大对制药业的监管。阿尔及利亚总统8月30日发表一系列指令,将通过一系列鼓励措施来振兴阿尔及利亚制药业。在部长级会议上,总统表示,将对Saidal集团提供特殊支持,帮助其重回药品生产行业领导地位,将其因进口导致降低的市场份额由10%回升至30%,并鼓励本国公私营生产机构进行本地生产,减少药物进口,提高本地生产药品产量,年底前减少4亿美元的药品进口费用。国家制药机构将加大对市场的控制和规范,加大对药品的监管,避免盲目进口。此外,相关部门将大力打击药品走私行为,并为年轻人和新兴机构进入制药业、出口本国产品开辟道路。

  新冠疫情的大流行凸显出阿尔及利亚的药品短缺危机,阿尔及利亚政府已认识到促进制药本土化、振兴国家制药业的紧迫性和重要性。目前,阿尔及利亚已经表现出推动制药本土化的更大意愿,并制定相关计划,需要相关部门、机构齐心协力,切实落实政府相关计划,逐渐改变本国药品短缺现象,实现国家制药业的振兴。

附件:

中阿合作论坛 版权所有京ICP备06038296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4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