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阿改革发展研究中心

朱威烈:《中东热点回眸与评析》序二 “良师益友 一代楷模”

来源:中阿改革发展中心公众号 发布:2020-09-16

  中阿改革发展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主任朱威烈教授为杨福昌大使《中东热点回眸与评析》一书作序,对杨大使深厚的专业精神和学术情怀表示敬佩,感叹其集政治强、情怀深、视野广和人格正等优秀品质素养于一身的魅力,是国内中东学界众所公认的良师益友,大家心目中无可置疑的学习榜样。序文如下:

  良师益友 一代楷模

  杨福昌大使终于将他的文稿和概述生平的前言结集成书,付梓问世了,我作为此事的主要发起者之一,真是幸何如之!推动新中国驻中东资深大使著书立说,留下他们在开拓经略中东外交空间的实践经历和政策感悟,泽被学界和后辈学子,是我的一个夙愿。最近一次是2013年秋,我负责的中阿合作论坛研究中心连续第二年受命组团出访科威特、约旦和埃及三国,与上一次一样仍由杨大使率领。行前,时任外交部亚非司司长的陈晓东同志为代表团成员与同时赴巴林麦纳麦高端论坛的吴思科特使送行餐叙。席间,我再次谈起请老大使们出文集或组织研究生采访编写中东外交大事记口述史的设想,陈司长、杨大使和吴大使均表赞同。此后,2015年吴思科大使的《特使眼中的中东风云》和2018年安惠侯大使的《中东热点的冷观察》相继出版,令我深感鼓舞,都曾应邀作序为之鼓与呼。而今,当我看到杨大使的《中东热点回眸与评析》已然成书,内心的喜出望外之感,油然而生。

  杨大使是一位备受业内同仁敬重的长者。他是新中国建立后首批国家公派、周总理两次亲自接见叮嘱送行的赴埃及留学生,与我北大求学时讲授埃及近现代文学史且任年级主任的李振中老师是多年同窗好友,亦即是我师辈。我学习阿拉伯语专业五年,耳濡目染,惯于把像马坚、刘麟瑞先生那样为党和祖国领导人当翻译视作是阿语过硬事业成功的奋斗方向。就此而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风华正茂的外交官杨福昌便是许多阿语师生心目中的偶像。上外于1972年起招收的工农兵学员和培训班学员中,有多位派往也门留学进修,他们回国后都曾充满亲切感地谈起过中国驻也使馆时任二秘的杨福昌对自己的照顾和指导。

  我结识杨大使经历了一个由浅入深的过程。第一次见到杨大使,是1983年9月上旬他作为外交部亚非司领导陪同约旦侯赛因国王到上海访问,我当时替汪道涵市长当翻译,赴东海舰队参观时见到他在现场,就颇有口试迎考之感。接下来是1988年夏,上海市国际关系学会受中国社科院委托举办全国第一次“犹太历史文化学术研讨会”,任务交由刚任学会副会长的我和副秘书长金应忠负责。我们当时意识到这不光是一场单纯的学术研讨会,而是要为中国与以色列建交做舖垫准备了。研讨会于当年8月8日在杭州刘庄国宾馆召开。此前,我与老金曾专程赴京向中国社科院和外交部领导汇报请示。记得在老外交部大楼接见我们的是已任部长助理的杨大使和中东处的刘向华处长。鉴于这一话题当时的敏感性,杨大使特地对我说,“朱老师你是学阿语的,要注意把好关,记住不要因为一个国家影响我们跟一大片国家的关系……”他明确的外交整体观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中国与以色列正式建交是1992年1月24日,具体落实是杨福昌副部长先于1991年12月下旬赴以访问,与以方谈妥建交文本,并代表钱其琛国务委员兼外长邀请以色列利维副总理兼外长访华奠定了基础。杨副部长在赴以之前,曾来过一次上海。那时,为推动中国对以色列的研究,上海已成立了和平发展研究所,主持工作的刘文龙副所长请来北京徐向群、殷罡等专家参与工作,既编写简报“以色列通讯”,也举办研讨会,开展对外交流。1991年底,和平发展所联合犹太历史文化研讨会后组建起的上海犹太学会举办“犹太人在上海”展览会,并邀请美国犹太名人代表团访沪出席。这是因为该团负责人曾表示,如中以正式建交,他们将游说民主党总统克林顿上任后不改变对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为此上海方面就很希望杨副部长能莅临上海,会见一下这个犹太名人代表团。只是,怎么才能请得动杨副部长来沪,当时可真是颇费思量。最后帮忙解难的是今天的刘振堂大使。他提议在上海办一次万国铸币展,由杨大使任会长的外交部世界铸币爱好者协会提供展品,他作为秘书长去说服杨大使南行。是年12月3日的这次活动,也使我再一次有幸在沪近距离接触杨大使,先是陪同他参观上海波特曼酒店一楼由上海市外办和多家金融机构主办的万国铸币展,然后随他信步走到酒店地下室举办的“犹太人在上海”图片展,上海市政府顾问李储文先生和美国犹太名人代表团已先到达等候。一俟杨副部长走入展场,市外办副主任俞彭年便即宣布举行开幕式……翌日,我赶到东湖宾馆与杨大使一起用早餐,接着陪他去上海社科院作报告。1991年正值冷战结束,海湾战争、苏联解体及马德里中东和会等大事接连不断,中东地缘政治格局正处在剧烈动荡变化之中,杨大使结合中国外交政策的演讲受到了上海学界的高度关注和热烈欢迎。这也许是我和大家第一次直接聆听到外交部高层领导的专题演讲,我个人则更感受到了杨大使不但视野开阔、熟谙政策,而且笃诚敦厚、平易近人,应可算是我与杨大使结下学术缘分的开始。

  杨大使的经历和阅历始终伴随着新中国中东外交的需要和发展,镌有不同凡响的历史性印记。上世纪50年代他留学埃及,见证了中埃建交和苏伊士运河战争;80年代出使科威特, 在两伊战争期间积极增进中阿间的相互理解,多次推动中国与卡塔尔、巴林建交;1990年第一次海湾战争危机爆发,他作为特使访问叙利亚、土耳其、南斯拉夫和伊朗,会见四国元首,阐述中国政府立场,以协调适应战后地区格局走向;中国与中东最后一个国家以色列建交正式列入日程,是他及时向钱其琛外长建议的,中国1990年7月21日与最后一个阿拉伯国家沙特建交,也是他作为外交部主管领导从与沙特方接触商谈,相互介绍国情和了解有关政策,逐步推动落实的。在国际格局进入后冷战时期的转折关头,杨大使不但参与决策而且身体力行,为实现与中东所有国家关系的正常化,谱写新中国中东外交史的开端章作出了独特的贡献。

  杨大使具有深厚的专业精神和学术情怀。阿拉伯语作为外语专业进入中国高校,始于1946年马坚教授应聘北京大学东语系任教,但真正受到国家重视并发展起来,则是在新中国建立之后,通过国内培养和出国进修相结合,构建起了一支国家级的外交外事、教学科研队伍。杨大使是60年代起外交战线上接替马坚、刘麟瑞教授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翻译工作的青年新锐中的翘楚。他对阿语前辈始终谦恭尊重,在《刘麟瑞传》一书的序言中,他曾深情记述当年在外交部翻译室工作时,与去定稿把关的刘先生接触交往的情景,对刘先生高尚人品的由衷赞赏。1993年对外经贸大学举办为纳忠教授和刘麟瑞教授颁发终身成就奖大会时,他作为外交部第一位阿语专业背景的副部长,也曾亲自出席致贺。他对同批和后期的留埃同学,对高校阿语教师和学界从事阿拉伯或中东研究的人士,也从来都是虚怀若谷,和颜悦色,常令人如沐春风,有相知有素之感。就此而言,杨大使从90年代起就开始担任中国中东学会会长、后又出任外交学院院长、中国国际关系学会会长、中非友协会长等许多重要学术职务。这是由他的业绩和贡献决定的,同时也客观真实地反映了他集政治强、情怀深、视野广和人格正等优秀品质素养于一身的魅力,称他为国内中东学界众所公认的良师益友,大家心目中无可置疑的学习榜样,可谓是实至名归,当之无愧。

  杨大使为代表的资深外交官是构建中国特色国际关系和外交学研究的宝贵资源。我从上世纪90年代初随形势发展需要逐步从阿拉伯语言文学转向中东问题研究。2000年教育部开始组建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百家重点研究基地,上外中东研究所经评审获准进入国际片重点基地行列。按照教育部的要求,重点研究基地必须主动承担国家部门的委托研究课题,面向政府及社会各界开展咨询服务,要成为全国知名的思想库和咨询服务基地。我当时的理解是教育部是要高校科研机构通过实行中国特色的“旋转门”机制,提高解决重大实践问题的综合研究能力和参与重大决策的能力。因此,我们便主动邀请以杨大使领衔的资深大使参与指导和研讨,且有幸获得了他们的慨允和支持。此后,他们在中东所创办的《阿拉伯世界研究》《中东与伊斯兰问题研究》(英文版)和《中东地区发展报告》及国内主流媒体上发表论文时评,为基地重大课题评审把关甚至亲自动笔撰写,在我们组织的国内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作主旨演讲或发言……2010年外交部中阿合作论坛中方秘书处在上外设立研究中心,2013年上外中东所入选上海高校首批智库建设名单,2017年上外建校以来第一次承办国家主席习近平倡议建立的中阿改革发展研究中心,在外交部、教育部和上海市共同领导下开展工作,杨大使和包括中国中东问题特使、中阿合作论坛事务大使在内的多位资深大使,也都是这些机构平台的理事会或专家委员会核心成员。可以说,杨大使为代表的大使团队始终是我们最为倚重的学术力量,也是我们最受政府部门和学术界器重的研究特色。

  这20年来,我们从与杨大使及各位老大使的交往合作和请益求教的协同研究机制中受惠良多,感受也深。理论联系实际是中国特色研究最基本的准则之一。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包括国际关系理论和外交学等学科在内的国际问题研究,却往往滞后于中国外交实践,或总是惯于套用西方观点的论著来作诠释解读。这种情况在进入新世纪后在教育部和国家社科基金的积极引领和推动下,更是由于政府外交外事部门越来越重视听取专家的意见和建议而展现出了崭新的局面:学界人士服务国家外交需要的意识明确增强,与政府机构的交流互动也日趋频繁。我们与杨大使为代表的资深外交官间的密切来往合作,反映了国内高校国际问题研究学界自觉重视联系中国外交实践的这个历史阶段,也是广大学者增强理论联系实际、确立以国家现实需要为导向意识的重要时期。杨大使的这本著作汇集的正是他在这段时间与学界互动的文字成果,内容是他数十年外交实践的结晶,反映出他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坚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和独立自主和平外交原则的定力,以及娴熟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分析和研判问题的方法,都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学术资源, 相信对关注或研究中东问题的读者也会富有裨益和启迪。

  今年适逢杨大使米寿喜庆,谨以此文祝贺致敬,衷心期盼他老骥伏枥常葆健康,继续对吾辈不吝赐教和指导。

  朱威烈

  2020年5月31日于上海

附件:

中阿合作论坛 版权所有京ICP备06038296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4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