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阿改革发展研究中心

阿拉伯国家新冠病毒疫情观察周报 第11期(9.14-9.21)

来源:中阿改革发展研究中心公众号 发布:2020-09-21

  ·疫情发展综述

  

  截至当地时间9月21日0点,阿拉伯国家累计确诊1499675例,死亡27453例,治愈1265649例,较一周前(9月14日0点)新增12491例。过去一周内,面对由于复工复产、学校开学、人员聚集、民众防控意识松懈而引起的第二波疫情,部分疫情反弹严重的阿拉伯国家继续收紧防疫措施。

  

  沙特、卡塔尔、埃及、阿尔及利亚、苏丹、阿曼、毛里塔尼亚、也门、索马里、吉布提、科摩罗等国疫情较为稳定。其中沙特、卡塔尔、埃及日增人数呈下降趋势。其中,沙特内政部于当地时间9月13日发布通告称,将从2021年1月1日取消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出入境交通限制措施,全国所有海陆空边境口岸将在1月1日后恢复开放,并允许所有交通工具通行,民众可在持有相关健康证明的情况下离开或返回沙特。卡塔尔方面,敦促民众严格遵守防疫措施,以应对第二波疫情;目前,卡塔尔正在临床试验新冠疫苗,最终结果将于10月至12月中旬公布并有望在2021年第一季度向公众提供。埃及新增确诊人数不断下降,将从9月21日开始进一步放宽防控措施,具体措施如下:允许在获得卫生安全许可的酒店内的露天场所举行婚礼,人数不得超过300人;允许在清真寺外或在其露天庭院中,在非日常祷告时间内举行丧葬祷告;允许在露天场所举办文化展览,出席率不得超过50%;允许举办会议,出席率不得超过50%,人数不得超过150人;允许恢复乙级俱乐部的足球训练;允许体育俱乐部开放使用游泳池;允许恢复成人教育活动和扫盲班。阿曼自9月13日起恢复电子签证申请服务。此前,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阿曼政府自今年3月13日起暂停发放所有类型的旅游签证。阿尔及利亚将于下个月向民众提供疫苗,疫苗的到来将加速阿尔及利亚边境的开放。苏丹国内新冠疫情基本稳定,但鉴于近期发生严重洪灾,且近年来苏丹在洪水过后多发霍乱疫情,国内公共卫生安全仍需警惕。

  海湾国家中,阿联酋、科威特疫情持续反弹,而巴林在9月16日,日增841例创下历史高位之后,日增人数持续下降,逐渐降至600多例,防疫形势逐渐好转。阿联酋于当地时间9月14日紧急批准使用中国新冠疫苗。这批疫苗于今年7月16日由阿布扎比卫生部、阿联酋卫生和预防部、阿布扎比健康服务公司及阿联酋科技巨头G42集团与中国国药集团合作,在阿联酋开展三期临床试验,并已被证明安全有效。9月以来,科威特疫情反弹严重,科威特卫生部14日晚宣布,尽管复工复产计划的第四阶段已持续近一个月,但政府仍决定推迟第五阶段的实施时间。巴林王储兼第一副总理萨勒曼·本·哈马德·阿勒哈利法于16日带头接种了新冠疫苗,并以志愿者身份参与到中国新冠灭活疫苗的第三期临床试验当中。本次在巴林进行第三期试验的疫苗同先前阿联酋紧急批准使用给一线医务人员的疫苗一样,是由中国国药集团研制的新冠灭活疫苗。

  

  伊拉克、约旦、黎巴嫩、突尼斯、摩洛哥等国疫情持续反弹。伊拉克卫生部16日数据显示,该国累计新冠确诊病例突破30万例;近一个多月,伊拉克日均新增确诊数超过4000例,为中东地区最高。伊卫生部官员表示,预计伊拉克第二波疫情将在秋冬季到来。约旦近期新冠肺炎感染人数迅速增长,9月17日,约旦日增279例,创一周单日新增人数最高。黎巴嫩疫情持续高企,本周,黎巴嫩从日增500多例跃上日增700多例新阶段,尤其是在各中小学开学后,若不能严格遵守防疫规定,日增人数或将不降反增。摩洛哥方面,在之前放宽部分防疫措施后,摩洛哥新冠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均有明显上升。摩洛哥卫生部传染病部主任贝尔菲克认为,疫情加重主要是因为摩洛哥民众习惯选择夏季休假,造成大量人员流动,尤其是宰牲节期间民众进行了大量社交活动,且疏于个人防护。面对国内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明显上升的形势,摩卫生大臣塔莱卜表示,摩目前疫情情况令人担忧但整体可控,政府收紧部分疫情严重地区防控措施,包括自9月13日起对肯尼特拉和梅地亚市实行为期两周的宵禁、关闭商铺等限制措施;自9月21日起继续延长对卡萨的封城措施14天等。

  表一:阿拉伯国家疫情数据

  (按照阿拉伯国家累计确诊人数降序排列)

  表二:阿拉伯国家疫情趋势图 

 

  ·聚焦:约旦政府的抗疫大考:疫情第二波“回潮” 

  

  面对激增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每日跟踪疫情相关新闻已成为约旦人的新常态。约旦首相欧麦尔·拉扎兹对约旦国内出现新冠疫情"回潮"表示担忧,他呼吁民众增强防范意识,严格遵守相关规定,保持社交距离。9月14日晚,约旦媒体事务国务大臣阿姆贾德·阿达亚拉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即日起,约旦政府开始采取更加严格的防疫措施,具体包括:暂停大多数公立和私立学校线下教学,改为为期两周的线上教学;关闭各类咖啡厅和餐馆堂食,两周,仅提供打包和外送服务,店主有责任确保此过程严格遵循防疫措施(包括保持间距、佩戴口罩等);关闭全国范围内的清真寺和教堂,两周;关闭全国街头市场,两周;司法部将与有关部门合作,采取措施保障疫情防控措施落实;严格禁止举行庆祝活动、婚礼、葬礼或任何其他聚会,违者将受到严惩;严格控制包括内阁会议在内的政府线下会议人数。约旦卫生部、流行病学家正在密切监测相关数据,提醒民众遵守防疫规定。

  此前,约旦政府一度取消了对人员流动的限制。然而,就在9月8日,该国新增确诊病例103例,创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新高,其中本土新增99例,累计确诊2581例,治愈1885例,死亡19例。也正是从上周开始,在卡拉克省古尔萨菲地区(首都以南150公里)发现首例新冠确诊,之后疫情迅速蔓延,这是自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以来,首次在约旦南部省份形成感染链。

  难民营内出现确诊病例

  9月10日,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宣布,全球第二大难民营—约旦扎塔里难民营发现3例新冠病毒病例。约旦疫情调查小组正在对难民营中密切接触者进行核酸检测与排查。扎塔里难民营位于约旦北部,是约旦境内最大的叙利亚难民营。目前,该难民营确诊病人已被转移至死海附近一处由约旦政府设立的隔离区内,他们的家属则在难民营内接受医学隔离。

  

 

  在扎塔里难民营出现3例新冠肺炎确诊后,难民营内学校开始改为线上教育

  (图片来源:约旦《宪章报》)

  2012年7月,扎塔里难民营首次开放,2014年就已达到饱和,自愿返乡的难民很少,这里逐渐成为他们的永久住所。在约旦,扎塔里难民营具有较为完善的基础医疗设施,平均每周对难民进行约9000次健康咨询。新冠疫情暴发后,约旦官方难民营均被纳入约旦应对新冠疫情国家计划中,约旦卫生部已建立约旦医疗机构与营地医疗机构信息共享机制。总体而言,与中东地区其它的难民营相比,扎塔里难民营的医疗服务堪称难民营中的“表率”。然而,扎塔里难民营尚不具备治疗新冠肺炎的能力,由于营内人口密度较高且三分之二以上的房间居住人数超过3人,一个区域往往需要反复进行核酸检测和筛查,医疗人员分身乏术;一旦出现确诊病例,极有疫情迅速扩散的风险。此外,约旦国内超过79%的难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尽管联合国难民署已将一次性现金援助的覆盖人数增加了20万人,目前正努力再增加10万,但在约旦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许多援助物资难以迅速抵达难民营,营内卫生用品价格飞涨,这使难民们困苦的生活雪上加霜,也使营内的心理咨询与保健、童工、早婚、适龄儿童的教育、暴力等传统问题如洪水决堤般愈发严重,应当谨防营内出现人道主义危机。

  约旦政府的抗疫大考:维护公共卫生安全与促进经济发展

  若要客观、综合地评价约旦政府的抗疫成绩,自3月17日起,约旦政府就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采取宵禁、关闭边境、暂停全部国际客运航班、停工停课等一系列紧急措施。4月,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约旦继续实施宵禁,限制居民流动。为更好地满足民众斋月期间生活需求,约旦从4月21日起允许电器产品、服装、家具等行业部分复工,同时放宽对未出现疫情的某些南部省区的封锁。可以说,今年上半年,约旦政府应对疫情的表现可圈可点,也为疫情逐渐放缓与下一阶段的复工复产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然而,长期宵禁也将对社会经济发展产生破坏性影响。约旦超过60%的正规就业渠道在国有经济部门,且在世界经济下行压力下就业机会十分有限;约旦能源资源匮乏,长期依赖伊拉克的原油以及石油制品,自身经济结构相对脆弱;再加之,疫情冲击下,私营部门的失业率高企,全国戒严使一个严重依赖侨汇和旅游业的国家经济损失巨大,由此引发一系列深层次的结构性矛盾,也激起了民众的不满情绪。由于本土病例反弹,约旦政府将自8月15日起重新实施宵禁;9月,约旦采取更加严厉的防疫措施。诚然,生命健康权是公民最根本的人身权利, 维护公共卫生安全与促进经济发展也绝非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对一个经济体量较小、制造业基础相对薄弱、依赖海外劳工的国家而言确实是不小的挑战。约旦首相欧麦尔·拉扎兹表示,约旦并不是唯一一个面临第二波疫情的国家;全世界都在进行一场辩论:究竟是与“疫”共存并主动适应新挑战,还是直接恢复封锁和禁令?这是各国都必须回答的问题。

  后疫情时代对未来的展望

  

  新冠疫情考验着一个国家政府的治理能力和现代化水平,能否迎难而上、化为危机,在困境中培育新业态、新模式、新动能,越来越成为世界各国在后疫情时代寻求经济转型发展的突破口。这个万物互联的时代裹挟着机遇与挑战而来,疫情之下,“线上购物”、“在线诊疗”、新媒体等线上经济蓬勃发展,实现创新、联动、共享的经济发展如同春江潮水般已成为不可阻挡的大势,今年二月的凛冬催生出无数科技企业的春天。

  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能否激起中东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提质增效?事实上,早在2019年5月15日,为了更好地落实“约旦2025愿景”,约旦首相欧麦尔·拉扎兹召开内阁改组会议,改电信部为数字经济与创业部,以顺应数字经济时代发展趋势,为约旦经济转型与发展增添新动能。数字经济与创业部旨在加强五个核心层面的建设,包括基础设施数字化、数字化技能培训、数字经济创业、金融服务数字化、数字化平台建设,这些都是建设约旦数字经济体系的基础。数字经济与创业部设立伊始,便启动一系列鼓励约旦数字经济发展的项目,改善营商环境,缩小数字鸿沟,为青年人积极投身数字经济大潮释放一系列利好政策;此举有利于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推动约旦成为中东地区数字经济领军者之一;对约旦政府本身而言,此举也将推动建设信息化政府,提高政府工作效率,优化政务服务。

  

 

  约旦数字经济与创业部

  (图片来源:约旦《宪章报》)

  一方面,是约旦人民渴望实施数字经济的雄心壮志,而在天平的另一端,是约旦政府有限的财政资源。在此次“抗疫大考”中,不少国家面临物价上涨、失业率激增、社会矛盾激化等问题,而对约旦而言,如何解决境内难民的生计问题是它必须回答的附加题。6月22日,约旦计划与合作部宣布,该国向国际社会寻求66亿美元援助资金,为2020至2022年在约旦的叙利亚难民援助提供资金支持。但在新近确认的49000户脆弱难民家庭中,仅有17000户获得了现金支援。叙利亚战争爆发十年以来,约旦是叙利亚难民的主要收容国之一。作为冲突受害者的避难港湾,约旦经历了数次难民潮的考验。自2011年以来,约旦政府登记在册的叙利亚难民数量已经超过65万人,而当局估计实际数量已超过150万。如果我们从这次扎塔里难民营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出发,分析约旦未来经济发展趋向,那么可以看出,为了更好的保障基本民生、维护公共卫生安全,传统行业不应沦为被遗忘的一隅。

  据《约旦时报》9月6日消息,约旦政府将在下一阶段重新审视以农业为代表的传统部门对约旦经济发展的贡献。在过去四十年内,盲目的城市化扩张导致约旦可耕地减少,水资源匮乏的窘境更使农业发展踟蹰不前,不少农民不得不选择进城就业,更不用说改善农业技术促进增产增收。此外,与新兴产业相比,农业一度被边缘化。而今,疫情导致约旦进口受阻,失业率倒逼不少约旦人重新拾起自给自足的农业。“仓廪实而知礼节”,若不能保障基本的粮食安全,满足民众最基本的生活需求,任何宏大的愿景都将成为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在发展新经济的同时,对传统产业实施积极自救,才能在下一次危机降临时拥有抵御各种风险挑战的中流砥柱。

  若要发展农业,必然要解决水资源稀缺的问题。约旦基础设施较为落后,自然资源匮乏,在过去几十年里,约旦人均水资源份额不断下降,现每年不足100立方米,是世界上水资源占有量最低的国家之一。首都安曼市实施分区轮流供水,市民每周可获得供水一次。大量叙利亚难民涌入加剧了原本就已严峻的资源问题,争夺水资源常常是社会冲突的诱因。叙利亚战争爆发后,约旦北部与叙接壤的马弗拉克省成为难民们的优先选项。该省投入资金和技术,兴建了保用数十年的三个巨型供水设施,惠及30余万人,极大地缓解了本地居民和难民的用水压力。对于水资源短缺问题,约旦有关专家们曾展开多次讨论,基本形成三种方案:一是海水淡化项目,二是红海-死海运河项目,三是提高水资源利用率。面积不到9万平方公里的约旦,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与地区各国的发展走向通过地缘政治相互联结。因此,从长远来看,无论哪一种方案,都既需要约旦政府自身的努力,又离不开与周边邻国的协调合作。

  新冠疫情之下,难民问题、实现创新发展与振兴传统行业的平衡、解决水资源稀缺问题与实现可持续发展、构建强有力的公共卫生体系,约旦政府在未来的改革发展之路上任重道远。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关于清洁饮水和卫生设施的改革赫然在列。结合约旦国情,与其密切相关的有以下几点:到2030年,人人普遍和公平获得安全和负担得起的饮用水;人人享有适当和公平的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改善水质,减少污染,消除倾倒废物现象,把危险化学品和材料的排放减少到最低限度,将未经处理废水比例减半,大幅增加全球废物回收和安全再利用;所有行业大幅提高用水效率,确保可持续取用和供应淡水,以解决缺水问题,大幅减少缺水人数;到2030年,扩大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国际合作和能力建设支持,帮助它们开展与水和卫生有关的活动和方案,包括雨水采集、海水淡化、提高用水效率、废水处理、水回收和再利用技术等。8月4日,约旦政府宣布将携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实施“人人享有环境卫生和水”计划(Sanitation and Water for All,“SWA”),现阶段的重点是确保为约旦人民提供充足的水和卫生服务,促进多方利益攸关方的伙伴关系,以此增强约旦抗击疫情的韧性。

  

 

  (水资源促进可持续发展国际行动十年计划2020-2030)

  (图片来源: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官网)

  新冠疫情大流行表明,环境卫生、个人卫生和充足的清洁水对防控疾病、维护民众的健康和福祉至关重要。在约旦,若要实现这样宏伟目标面临的挑战是地缘政治博弈、地区大国纵横捭阖、中东民族主义经济与阿拉伯国家越来越碎片化的现状;这种“各人自扫门前雪”的分化现象,加剧了地区国家之间的团结与合作的不确定性,更无益于加强国际卫生合作、构建强有力的区域间公共卫生安全体系;尤其是对约旦这样在改革发展过程中既需要解决内部结构性矛盾又离不开外部援助的国家而言,地区国家之间和衷共济、守望相助至关重要。

  2020年恰逢联合国成立75周年。在全球化迅猛发展的今天,人类社会相互依存、命运与共的属性愈发鲜明,捍卫多边主义,通过政治对话消弭分歧,加强政策沟通协调,摒弃“赢者通吃”、“零和博弈”的固化思维,谋求合作共赢、促进共同发展,是时代发展大势所趋。在后疫情时代,不只是约旦,整个中东地区经济、政治、卫生、科技等方方面面的安全、稳定与合作,都是各国实现长足发展的根基,也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答题”。

附件:

中阿合作论坛 版权所有京ICP备06038296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4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