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 > 中阿关系 > 论坛动态

上外学者李雪婷 李婷婷:摩洛哥的数字化抗疫与后疫情时代中摩合作

来源: 发布:2020-06-23

  6月22日,上海外国语大学|中阿改革发展研究中心实习研究员李雪婷、东方语学院阿拉伯语专业研究生李婷婷在《澎湃新闻》发表题为《摩洛哥的数字化抗疫与后疫情时代中摩合作》的文章,全文如下:

  截至6月21日,摩洛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9839例,死亡213例,治愈8223例,治愈率达83.5%,摩洛哥疫情防控已进入中后期。

  6月16日,摩洛哥首相奥斯曼尼宣布将进入放宽封锁措施的第二阶段,允许恢复更多经济、社会和文化活动。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网上购物、智能防控、线上办公、视频会议、远程教育、数字政务等数字化服务在全球各地都发挥了巨大作用,在摩洛哥也不例外。

  摩洛哥有较高的网络和智能手机普及率,根据We Are Social & Hootsuite组织发布的《数字化2020:摩洛哥》报告,截至2020年1月,摩洛哥手机用户4335万,普及率达118%,87%拥有智能手机,每人日均手机上网时长约为3.5小时;网民2532万,网络普及率达到69%。

  在此基础上,数字化、智能化产品为摩洛哥抗疫提供了诸多便利,减轻了疫情对社会正常运转带来的影响,同时再次推进了摩洛哥社会的数字化发展,助推后疫情时代摩洛哥在社会治理、公共服务、教育办公、经济发展等层面实现其数字化目标。

  数字化助力摩洛哥抗疫

  在医疗卫生领域,一方面国家搭建数字化平台助力疫情信息透明化,减轻民众恐慌情绪。疫情暴发之初,摩洛哥快速开通了疫情通报官网,其中不仅仅有规范的疫情数据,还有防控建议、卫生部公告、疫情上报电话、咨询求助电话等等板块,有效传递了疫情发展情况与防控措施变化,很大程度上帮助民众避免了恐慌情绪。

  另一方面摩洛哥新兴企业利用新技术推动医疗卫生领域新发展,助力疫情防控。例如“蝴蝶系统”公司研发的无人机自动喷雾系统,大大提高了为公共场所消毒的效率;“STM Loop”公司与丹吉尔科学技术学院合作研发的自动呼吸机智能程序,为医护人员救治病人提供诸多便利。值得一提的是,摩洛哥数字化发展署(ADD)开发的新冠密切接触者追踪应用程序,可以识别确诊病例过去21天的接触者并自动发送信息建议其自我隔离或进行测试,同时官方会将新冠疫情相关的新闻与虚假消息警报都作为通知通过该应用发送给民众,在一定程度上为政府识别高风险区域和定位潜在病毒携带者提供了引导,减少了民众信谣传谣的情况。

  摩洛哥密切接触者追踪应用程序下载页面

  在政务服务领域,为了确保疫情期间工作的连续性和质量,摩洛哥政府各部门也推进了数字化服务进程,从远程办公、线上投票、无纸化报关、线上缴费、线上咨询到短信捐款,数字化为政府提供了诸多便利。

  为实现远程办公便利化,摩洛哥数字化发展署搭建了面向公共业务往来群体的数字平台“数字控制办公室”,开通行政通信电子服务、行政管理电子流程、行政文件电子签名等服务,在保证安全传递信息的基础上维持政府运转;为保证议会会议正常召开,摩洛哥参议院开发了一款可进行远程投票的App;为加强弱势群体服务保障,摩洛哥退休基金会(CMR)与数字化发展署合作推出退休金远程领取与咨询服务;为方便民众咨询新冠疫情相关问题,提高民众防范意识,卫生部开通了“疫情警报0801004747”、“141紧急医疗救助服务”、“你好300”等服务热线;为便利进出口服务,工贸部门取消了进口商品关税和申请关税减免的纸质材料,提出通过“Pornet”平台在线申请关税减免;为了实现疫情防控同时筹集抗疫专项基金,财政部推出一项发短信捐款的服务,民众只需要编辑短信“DON”(捐助)到号码“1919”,就能捐赠10迪拉姆(约合人民币7.32元)。

  

发送“DON”至1919即可向抗疫专项基金捐款的线上宣传海报

  在远程教育领域,摩洛哥教育部门推出了中小学通过电视教学、大学通过远程视频教学的模式,缓解了疫情带来的上课难问题,加速了教育资源的数字化进程。

  在电视教学层面,3月16日,教育部宣布通过TelmidTice门户网站与文化频道启动远程教育。3月23日,教育部宣布在国家电视台文化频道、阿马齐格语频道和Al-Ayoun频道播放学校课程。开斋节期间(除开斋节当日)国家还通过国家电视频道向各年级学生重播视频课程,帮助学生备考复习。

  在远程视频教学与教育资源数字化层面,各大学积极建设远程教育网站,推动教育资源数字化。3月下旬,穆罕默德五世大学远程教育网站初步建成并开始提供不同学科不同层次的直播或录播课程资源;马拉喀什卡迪阿雅德大学通过远程教学平台上传8893个数字资源。另外,疫情下的考试考核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为保证疫情防控同时提高入学选拔效率和公正透明度,高教部决定通过数字平台“指南”进行2020-2021年公立大学的入学选拔,不再采取线下书面选拔方式。

  正在上网课的摩洛哥学生

  在生活服务领域,数字化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卫生紧急状态下民众对各类生活服务的需求。疫情期间,摩洛哥各大果蔬、海鲜、杂货超市也提供了电话订购套餐或网上订购送货上门的服务,民众可以此订购蔬菜、水果、肉类、杂货。JUMIA FOOD摩洛哥平台宣布从3月28日起推出杂货送货服务,另一大外卖平台Glovo也依然在运营,提供有限的生活必需品线上采购和配送服务。水电费、电话费、网费等都可在网上缴付。

  JUMIA FOOD 摩洛哥平台

  宗教生活层面,疫情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宗教的数字化传播。在穆斯林国家,宗教生活是日常生活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摩洛哥宗教机构也在努力推进数字化进程,确保宗教传播贴合时代发展,在疫情期间为民众提供各类引导与服务。以摩洛哥默罕默迪亚宗教学者联合会为例,自摩洛哥进入紧急状态后,该联合会设计了多个时长为5-10分钟的音视频,向所有网民传播宗教知识,宣传隔离期间的防控要求,并在其官网上免费提供其出版的百余本《伊斯兰与当代社会》系列电子丛书、杂志资料等。

 

 穆罕默迪亚宗教学者联合会出版物下载页

  文化生活层面,出版行业、博物馆、体育组织等发布与筹备的各类线上活动丰富了民众的居家隔离生活,缓解了其焦虑情绪。出版行业在被要求停止所有纸质媒体印刷和发行后,开始利用网络平台发布信息,免费供民众阅览。国家博物馆于3月中下旬推出《直面毕加索》等系列数字展览,民众可通过网站360度云看展。公共图书馆协会和摩洛哥诗歌之家在5月组织了线上诗歌朗诵比赛,鼓励18-26岁的青年人在疫情期间积极阅读诗歌,了解摩洛哥及外国诗人,提高艺术修养。摩洛哥皇家跆拳道联盟于5月举办了首届跆拳道网络锦标赛,激励跆拳道选手在疫情期间坚持居家训练。

  

《直面毕加索》网上展厅

  从整体情况来看,摩洛哥数字化发展在非洲国家中处于较高水平,但在很多领域仍有巨大进步空间。此次疫情中较为直接地凸显出一些问题,具体表现为政府数字化程度不充分,部分部门尚无法提供数字化服务;教育领域数字化不足,部分教师尚未掌握相关技术,远程教育课程体系尚不成熟;城市与农村数字鸿沟大,部分偏远地区缺乏数字化基础设施;富裕家庭与贫困家庭数字鸿沟大,一些贫困家庭无力购买智能化数字设备;信息监管与信息安全层面处理不够完善,疫情期间也出现大量不实言论、虚假消息。

  从智能医疗、数字化办公、远程教育,再到数字化宗教、网上购物到云看展览,疫情加速了摩洛哥社会的数字化进程,而且其影响绝不止于疫情期间,这些基础设施、人力物力的投入,对民众生活习惯、公共服务提供方式的影响,都将深刻影响摩洛哥未来数字化发展进程。

  后疫情时代中摩有必要加强数字化领域合作

  后疫情时代,数字化将在全球掀起新的浪潮,新技术将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态势,“数字一带一路”、“网上丝绸之路”建设正当其时,中摩双方加强该领域合作非常必要。

  在该领域,中摩双方已有一定合作基础。政府层面,双方签署过相关的合作备忘录。2019年,摩洛哥数字发展署与中国贵州省政府大数据发展管理局签署合作备忘录,共同推进在云计算、信息安全、数字政府平台建设、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改造等领域的合作。

  企业层面,中国企业正致力于提高与摩在数字化设备、基础设施、通讯、金融、教育、数字经济、平安城市等领域的合作水平。2018年中国线缆行业的领军企业中天科技入驻摩洛哥丹吉尔保税区,进行导线和光缆产品生产。2019年7月,在华为5G设备助力下,摩洛哥成为全球首个5G网络全覆盖的国家。疫情期间,华为网上商店也在摩洛哥上线,大力折扣促销同时还提供送货上门服务。

 

 华为摩洛哥网上商店

  中国与摩洛哥数字化合作有其政策优势。摩政府早在1999年开始就重视国家数字化进程,多次制定阶段性战略目标。自1999年-2020年,摩洛哥共通过了六项数字战略,致力于加速国家数字化转型,促进电子政务发展,增加教育和公共服务的渠道,鼓励ICT创业,提升本国IT服务国际竞争力,巩固摩洛哥作为非洲区域领导者和门户的地位。

  2017年9月,摩洛哥成立数字化发展署,负责执行国家数字化领域发展战略、支持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推动数字化技术在全社会普及。2019年年底,总理奥斯曼尼主持召开数字发展署第三届理事会议,强调政府各部门要重视数字化发展。

  摩洛哥政府高度重视数字化发展战略,有利于中国继续推进与摩洛哥数字化领域合作,中方可立足以上战略部署,加强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同时推进教育、金融、社会治理等领域的数字化合作。

 

 总理奥斯曼尼主持数字化发展署相关会议

  中国与摩洛哥数字化合作具有其区位优势。摩洛哥因其特殊的地理及历史地位,在中国与非洲、中国与欧洲、中国与阿拉伯国家的三大合作版块中扮演积极角色。

  目前摩洛哥已经成为中国在非洲贸易和工业投资的重要中心,为中国投资者提供物流和经济优势,以及行业集群的资源,帮助中国企业更便捷地接触到各种供应商和客户,在通信网络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也有此优势。

  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浪潮,不仅摩洛哥国内数字化建设如火如荼,其辐射的国际社会也在加大通信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投入,预计欧洲大部分国家近几年都处于加速发展期,非洲大部分国家三至五年内也会开始大规模建设5G网络设施,部分北非阿拉伯国家也在此列。

  中国与摩洛哥数字化合作具有营商环境优势。世界银行《2019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Doing Business 2019)显示,摩洛哥在全球19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69位,在北非地区居首,在中东北非地区仅次于阿联酋排名第二,在非洲仅次毛里求斯和卢旺达位列第三。

  相较于其他北非阿拉伯国家,摩洛哥政局稳定,现代化商业体系及市场氛围良好,世界各国的企业都在这里竞争,较适合中高端制造业及科技成分高、附加值较高的国际投资。摩洛哥在金融、航空和制造业领域拥有较强竞争力,中国科技、通信网络相关企业可以与之良好互补。

  中摩两国有基础也有必要加大力度推进数字化领域产业发展、技术应用、人才培养等方面的合作,力争将数字经济领域合作打造成中摩共建“一带一路”合作的亮点,让摩洛哥成为“数字一带一路”、“网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

附件:

中阿合作论坛 版权所有京ICP备06038296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4265